这小子肯定有这个想法

1外面刮了好大的风,强劲的风力一次一次地将门吹开,随风砸进来一股股带着鱼腥气的碎雪。建云找了一根捆啤酒用的塑料绳把门绑上,表情显得很尴尬,没话找话:“蝴蝶,你说你这么有钱,就不会把这个破房子翻新翻新?连我都看不下眼去。”我笑了笑:“有什么钱?有钱我还不如多给弟兄们办点儿实事呢。”建云的脸又开始唱川剧,红黄蓝绿一起变:“你这样对我,让我怎么报答你呢?”我故作无所谓的样子,把手在眼前挥了两下:“没什么,咱们都是好兄弟。”建云哭丧着脸说:“我真不应该这么麻烦你,关键是我混得不好,要钱钱不多,要人没个贴心的。”“云哥你可千万别这么说,我和阎坤都是你的贴心人。”“阎坤?”建云翻了个质量很好的眼皮,“我算是看透他了,魏延他兄弟哟。”“魏延是谁?”我知道火候差不多了,装憨道,“也是咱们的伙计?”“你不认识他,诸葛亮的大将,”建云喃喃自语,“魏蜀吴三国交战的时候……”“我知道了,”我故作惊讶地说,“是不是把自己眼睛吃了的那位?憨厚啊。”“憨厚个屁,”建云仰起脖子灌了一大口酒,“当年诸葛亮在他落魄的时候收留了他,结果呢?他脑后有反骨,想把诸葛亮辛苦打下的基业据为己有,幸亏诸葛亮的脑子大,提前做了防范,要不蜀国就该姓魏啦。阎八就是这个叫魏延的,我呢?我就是他妈的诸葛亮……别别,我不如人家诸葛亮,我让阎八给算计了……”建云好象上了酒劲,把脖子伸成一个挨刀的姿势,像电影上的特务透露绝密情报那样,扁着嗓子说,“知道阎八想干什么吗?说出来你都寒心,他想把你挤兑出这个市场。”“呵呵,云哥喝大了,”我的心一紧,“这种话可不能随便乱说,伤感情。”“我没喝大,我的脑子清醒着呢,”建云使劲拧了自己的嘴唇一把,“听我说。”建云说,几个月以前,他跟阎坤正在阎坤家商量关于济南的事儿,李俊海醉醺醺地来了。建云很反感李俊海,想走,阎坤拉住他说,海哥心里憋屈,咱们一起陪他说会儿话,建云就坐下了。李俊海在阎坤家喝了一阵酒,就犯开了“膘”,咋咋呼呼地说,他要帮你清除障碍,把黄胡子和小广都砸没了,让你舒舒坦坦地做生意。当时我很受感动,觉得李俊海这个人还不错,建云喋喋不休地说,我就下厨房炒了几个菜跟他一起喝,最后他喝大了,嘟嘟囔囔地嚷嚷,人啊,全他妈不是东西,恨不能别人都过得不如他。我问,你说的是谁呀?他说,还有谁?我的把兄弟杨远。我就不想听了,我知道三人同面,这样的话难免传出去,话又不经传,一传就变味儿,备不住将来传到你的耳朵里,还以为我在挑事儿呢。我敷衍两句就想走,阎坤冲我一个劲地使眼色,那意思是鼓弄着让他说,听听他到底是什么想法。结果我还没喝下一杯酒去,李俊海就说,大坤,想不想跟我联手,咱们一起从杨远那里抢点儿地盘,最终让杨远离开海天市场?你猜阎坤说什么?阎坤说,行,咱们一起干!“云哥,”我笑了,“那不是些醉话吗?操,我还以为是真事儿呢。”“醉话?”建云砰地把酒杯砸在桌子上,酒溅了他一手,“阎八没醉!”“你怎么知道他没醉?阎八喝酒从来不上脸……”“什么牲口‘了了’常了我还不知道?”建云很激动,“我跟他不是一天啦。”建云把手背在沙发上蹭了蹭,接着说:“李俊海说着说着又哭了,他说他对不起你,好象说他在监狱里的时候办了一件不应该办的事情,他很后悔。当时我很纳闷,这个人是不是有神经病?怎么前言不搭后语的?我就光笑不说话,他哭得昏天黑地,鼻涕都甩到菜里去了,哭完了又搂着阎坤的脖子说,回去跟蝴蝶说,我很想念他,等我混好了再回来报答他。阎坤让他捣鼓得一楞一楞的,直问他,海哥,刚才你打算的不算数了吗?李俊海把眼弄成了瞎子的模样,直翻白眼儿,什么事儿?我忘了,你提醒提醒我。阎坤也很精明,摇了一阵头说他也忘了,然后又灌了他几杯,就派人把他送走了……”“唉,俩醉汉这是……”话虽这样说,我的心里还是别扭,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我就不知道了,我回了济南。可我越琢磨越不对劲,当时阎八可是当了真的。”“拉倒吧,谁喝醉了能不说点大话?”我喘了一口粗气,“这事就让它过去吧。”通过阎坤这几天的表现,我断定,这小子肯定有这个想法,因为我发展得太快了。他以为可以把李俊海作为他突破我的一个缺口,然后再实施下一步的计划,可他总归还是着急了点儿,没等出手就被我发现了狐狸尾巴。我很有信心,他不抗浪头,目前他还没这个实力跟我斗,先将他刚冒出来的脑袋给他砸瘪了再说吧。脑子里忽然就想起了小广误会我的事情来,莫非是阎坤在背后捣的鬼?不能吧?他可是一直在我的眼皮底下啊……我问建云:“云哥,阎坤手下的伙计里有没有外地人?”建云想了想,断然摇了摇头:“没有,他的人我全认识,都是当地小哥。”我启发他:“再好好想想,有没有操东北口音的?比如他刚认识的。”建云把烟抽得像开火车,闷了好久才说:“真的没有,我不会跟你撒谎的。”“云哥,刚才我跟你谈的这些事情不要让别人知道,答应我。”我想结束了。“我傻呀?”建云控了控空空如也的酒瓶子,“我的脑子不比你差。”“那你先回去吧,等我的消息。”我给他披上大衣,冲门口呶了呶嘴。“蝴蝶,这事儿就交给你了,我的条件很简单,让五子把货还给我。”“还要什么货?折价拿钱就是了。”“那也行,”建云晃悠到门口,瞪着醉眼说,“最好别让他知道找他麻烦的人是我。”“那恐怕办不到,过江龙都有来头,人家那边也不是‘膘子’。”建云在门口沉吟了片刻,把脚一跺:“随便!反正我回来了就不回去了,我怕他个鸟。”我有点心烦,皱着眉头催他走:“走吧走吧,安排好了我去找你要他的地址。”门一开,凛冽的寒风又灌了进来,我不由得迎风打了一个寒噤。2在监狱的时候我认识一个叫老疙瘩的济南人,关系还不错。刚出来那阵闲散,我去爬泰山的时候在他家住过几天,顺便跟他吹了吹我现在的势力,惹得老疙瘩直嚷嚷想来这里跟我混,我敷衍他说等我彻底“飞”起来,就在济南开家海鲜酒楼,让他当老板,去我那里没意思,我还想把势力扩展到济南呢。老疙瘩信以为真,经常给我打电话,问我飞没飞起来,我说还没呢,飞起来我会找你的,这小子说,干脆你派几个猛人到济南帮我“飞”得了,我等不及了。想到这里,我拿起电话拨通了他单位的号码,不一会儿老疙瘩就接了电话,没等我开口,他直接咋呼上了:“哥们儿,你还没飞起来?我要吃不上饭啦。”我胡乱跟他开了一阵玩笑,话锋一转:“你认不认识一个叫五子的?”老疙瘩似乎很吃惊:“怎么你跟他还有来往?快,帮我引见一下,我跟着他混。”我问候了他母亲一声,笑道:“我也想跟着他混呢,这个人怎么样?”老疙瘩这才反应过来,语气有些沮丧:“原来你不认识他呀,要说他吧,还真是个人物,在我们这里算是个混得不错的伙计,就是有点儿‘涨包’(自我感觉良好),没有他瞧得上的人,不过人还不错,没听说他还欺负过别人……”他还没欺负别人呀?你小子也太孤陋寡闻了,他刚欺负了我朋友呢。我学着他的口音说:“拔腚(滚蛋)!我不过是随便问问,看你一套一套的。”老疙瘩似乎很委屈:“那不是你让我说的嘛,我了解你,没事儿你是不会随便打听一个人的。”“你能来我这里一趟吗?怪想你的。”我不想跟他罗嗦了。“车费你给报销啊?我穷得尿血了都。”“别‘哭穷’,这次我让你发个大财,马上来吧。”我挂了电话。刚放下电话,外面就传来一阵吵嚷声,好象是大昌跟那五在争论什么,那五说蝴蝶发情了,托人给他买了一个撸管机,这东西好用着呢,用电话一招呼它,它就叫唤,“bb,bb,bb”,比个真女人还会“拿情”。大昌嚷得声音更大,操,你“迷汉”了吧?这叫传呼机,又叫拷机,我看见过这东西,玩派的人不少都在腰上挂着这玩意儿呢。那五说,拷机?还他妈烤鸭呢,四哥说了,这就是撸管机,发了情的光棍都用这个将就着……我忍不住笑了,一把拉开门:“那五,学会怎么用了吗?”坐在沙发上,那五侧身躺下,把那个黑糊糊的玩意儿别在腰上,神情庄严地冲我一点头,远哥,拿电话,拨这个号码,127……,大昌贴在墙上笑弯了腰,抬起手不停地点那五,你这个大膘子啊!我捏捏大昌的胳膊,忍住笑拨了那个号码。那五紧着嗓子嘿嘿了两声,管用管用,快来看,动起来了,动起来了,好嘛,簌簌的,舒服啊。我也感觉很奇怪,敢情还真像那么回事儿,那玩意儿在那五的腰上不停地颤动,像是随时都能跳起来。我点了一根烟坐在那五对面看他享受,大昌抹着笑出来的眼泪,过去把bb机给那五放到裤裆上,那五,刚才位置不对,应该放在这里。我一遍一遍地拨那个号码,直到把那五的裤裆拨得支起一个小帐篷,方才罢手。那五坐起来,扫了我和大昌一眼:“都被我玩儿了吧?别以为我不知道,逗你玩罢了。”那五把bb机握在手上,推个按钮说:“再打一遍试试。”果然,这玩意儿开始叫床,bb,bb, 在线玩棋牌网站bb, 正版真人棋牌游戏很温柔。我把bb机挂到腰上, 人比较多的棋牌游戏冲他们挥挥手:“都忙去吧, 美女棋牌网站干好了每人配一个。”我关紧房门,坐到办公桌后面,用大衣把自己埋得很深,脑子里开始想济南的事情。按说我不应该接这单“生意”,自己的事儿都已经让我焦头烂额了,可我不能不接,我想通过这件事情,让建云彻底成为我的铁秆,因为建云是一棵墙头草,随时随地都可能摇摆到一些我所不知道的角落里去,一旦他对我心存感激,他所掌握的信息就跟我的掌纹一样,一目了然。我稳稳神,拨通了冷藏厂的电话。是金高接的电话,我犹豫了一下,这事儿我不想让金高知道,因为他太卤莽,不适合“出远差”,我开玩笑说:“你很忠于职守嘛,别太累了,该出去活动活动就出去活动活动,别让钱累着。”金高说:“还不是为了你?这一大摊子都是你的。”是啊,我一时感觉很内疚:“大金,别这样说,以后好起来,我把冷藏厂给你。”金高笑了:“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我跟着你挣的钱还少嘛……”我打断他:“钱是大伙的,跟着我干的我是不会让他吃亏的,小杰在吗?”“蝴蝶,别跟大金乱叨叨,弟兄们在一起就是图个快活,你找我?”小杰就在旁边。“你来一下,威海那边有点事儿,咱们商量商量。”“好人,你想累死我呀,腊八都过了,这年也快来了,还想让我出差?”“你不去谁去?”我压抵声音说,“少废话,赶紧过来。”话音刚落,腰上的bb机就发情了,叫得我心里直发痒。我放下电话,照那个号码拨了回去,心想,这玩意儿还真方便呢,看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也不含糊,科技发达得让我变成刘姥姥了都。电话那头是林武的声音:“哥们儿,在市场吗?”这当口我不想见他,连忙说:“没呢,我在一个朋友家里。”林武好象很失望,操了一声:“真没福气,芳子在四哥这里献手艺,让你来尝尝呢。”我的脑子蓦地一晕:“那……晚上我过去可以吗?”林武在那边喊了芳子一声,好象要让她来回答,我连忙挂了电话。摸着胸口坐了一阵,心底蓦然就起了一阵惆怅。3小杰披着一身雪花站在我的面前,一个劲地抱怨:“拿我当民工使唤啊你?”我这才知道外面下了很大的雪,上去给他打扑着雪花,抱歉地笑了笑。小杰被我刺痒得难受,索性甩了大衣:“你跟那边都谈好了?谈好了我直接走。”“谈什么好了?刚才我撒了个小谎,这事儿我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。”我拉他坐下,简单对他说了建云托我的事情,末了沉声说,“本来这事儿我想让金高去,可他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,一句话不对头直接上家伙招呼,这怎么能行?万一人家不听嚷嚷,把他‘搁’那里怎么办?年也不用过了都……所以我考虑来考虑去,你是最合适的人选,我想好了,咱们一个人不带,就咱俩!我找了济南的一个朋友,让他想办法把五子钓出来,然后咱俩拉他去烟台‘旅游’,我那里有朋友……”“别说了,”小杰把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直直地盯着我看,“你不能去!万一这事儿练砸了,咱们整个生意也就瘫了,大家还得靠你吃饭呢。你现在的状况是,一点儿事情都不能出,这么一大帮子人眼巴巴地看着你,你要是出事了,让他们怎么活?交给我吧,我有这方面的经验,五年前我干过这样的事情,我会‘照顾’好那个叫五子的,保证不出一点儿差错。”“小杰,既然你这样说,我听你的,”我拿下他的手,放在手里紧紧地握着,“再选几个人跟你一起去,只要是你看好了的,随便调,我相信你。你开着我的车去,到了以后把车牌号抹点儿泥巴挡一挡。济南那边的朋友会跟你一起去的,他只要把他该做的事情做好了,就让他走,别的你就不用管了……最好别惊动五子的人,直接绑他走,悄悄离开济南,然后拿着我写的条子去烟台找我的朋友,别告诉他这里面的内情,好好招待五子,让他觉得咱们是受人之托,拿了人家的银子才绑他的,最终目的是不让他毛楞,让他成为咱们的朋友为好,这个道理我相信你最清楚,你会处理好的……要紧的是察言观色,随时跟我保持联系。记住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别动手,咱们得罪不起人了,”我摘下bb机递给小杰,“这东西你用得着,如果有什么动向,我随时传呼你,钱也多带点儿,好好‘养’着五子,别让他跑了,行业资讯我说的就这些,你还有什么想法吗?”说这些话的时候,小杰一直在点头,见我说完了,他别好bb机,用力甩了一下脑袋:“行,我没什么可说的,就这么办吧,你把你烟台朋友的地址和电话给我,”我写好了条子,他扫了两眼,揣起来,接着说,“蝴蝶,还有件事儿我得告诉你,你也别太拿建云当把牌出了,这个人很精明,中午我看见他跟阎八在外面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商量什么,你得防备着点儿。”我抿着嘴笑了:“正因为这样,咱们才替他出这趟差的,我有数。”小杰用沙发垫子将皮鞋擦得瓦亮,来回端相了两眼,问我:“我先回去?”我拦住他:“不急,济南的兄弟快要到了,晚上一起吃饭。”跟小杰下了一盘象棋,天已经擦黑了,外面的风很大,吱吱响,像一个巨人在嚼煤渣。没来由地就想到了芳子,她在干什么呢?我的眼前浮现出芳子玲珑有致的身影,我看见她戴着一个洁白的厨师帽,大大的围裙把她包裹着,让她看上去很俏皮,她站在灶前用双手颠一个很大的炒勺,炉火把她的脸映得通红,泛出彩霞一样的光润……我蓦然感到一阵心慌,紧着胸口收起象棋开了灯,对小杰说,济南的朋友好久没来了,要不咱俩去火车站接接他?刚穿好衣服,那五进来了:“远哥,一个膘子在外面打听你,让他进来?”我知道是老疙瘩来了,推着那五就走:“不用了,我们出去说话。”坐在车上,老疙瘩像个马戏团的猴子那样来回扭脑袋:“‘赛’呀,混上车了都。”我矜持地一笑:“这才到哪儿?跟着我干吧,早晚我让你也开上车。”老疙瘩很兴奋,说话的声音像是被水呛着一般:“真的?那这次我可真的不走了。”小杰伸出手拍了老疙瘩一下:“老疙瘩,看看我是谁?”“呦,小杰!”老疙瘩一愣神,“好家伙,你也出来啦?”“哈哈,刚才我还以为是哪来的膘子呢,原来是你小子,怎么,混得挺‘糟烂’?”“糟烂糟烂,不是一般的糟烂,”老疙瘩怏怏地说,“上班呢,一月七十大元。”“噩梦结束了,”小杰冲他喷了一口烟,“蝴蝶给你找了一个发财的买卖。”“别说了,”我专心致志地开车,“先找四哥喝酒,喝完了好好聊这事儿。”4胡四饭店的门口灯火辉煌,碾盘大的灯笼迎风晃动,煞是喜庆。林武手里捏着一根竹棍一样的礼花,咋咋呼呼地冲站在灯笼下的一个姑娘嚷嚷,看好了看好了,这次冒出来的是一根驴鸡巴,喜欢的话你就鼓鼓掌。那姑娘尖声喊叫,大流氓你,冒不出来那东西就把你点了,喷天上去。我认出来了,那个姑娘是芳子,脑子又不听使唤了,忽悠忽悠地往天上飞。小杰推了我一把:“站稳点儿,又晕了,没见过女人是不?我发现,你只要一见着她就犯傻,她到底有什么好的?一个小太妹而已。”芳子好象看见我了,一脚把林武踹了个趔趄:“二大爷,你爹来啦。”林武一愣神,手一歪,礼花筒里的火线噗地钻进了头顶的一个灯笼里,灯笼灭了。胡四手里掐着一块抹布出来,心疼的不得了:“又他妈闹,完了,十块钱又没了。”我装做没看见芳子,挺胸收腹,直接迎着胡四伸出了手:“四哥,我来了。”胡四冲我点点头,拉着小杰的手说:“小杰今天也有空?稀客呀,快请进。”小杰把老疙瘩往胡四怀里一推,笑道:“这才是稀客呢,看看认识不?”胡四丢了抹布,把眼睛靠到老疙瘩脸上,转头对小杰说:“罗罗么?老疙瘩嘛,杠赛咧!”老疙瘩更兴奋了,他几乎唱起来了:“杠赛咧,四哥发了,蝴蝶也发了,就我‘瞎包’咧。”胡四把我们让进一个单间,冲芳子咧咧嘴:“妹妹,我就说嘛,杨远肯定能来,哈哈。”我用眼睛的余光发现,芳子垂着脑袋,眼角不停地瞄我。胡四看看我再瞅瞅芳子,捂着嘴嘿嘿地笑,芳子好象知道胡四为什么笑,狠狠地剜他一眼,把手里的手绢舞得像个唱二人转的。林武用一块抹布擦着手进来了:“蝴蝶,我服了,你说你哪来那么大的魅力?芳子说你要是不来,杀了她也不献手艺呢。说,你小子是不是勾引我家妹妹来着?我‘抻勾’了她好几个月,她也没对我这样好呢,你倒好,来不来就当了西门庆。”我忍不住瞥了芳子一眼,脸刷地红了:“你才西门庆呢,我没那本事。”芳子似乎没听见我们在说什么,扭着身子说:“远哥是个大忙人啊,风风火火的。”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应答,用一面手掌挡着脸,冲胡四笑笑:“四哥,开始吧?”胡四嘿嘿笑了:“我算是看出来了,我兄弟是个夜壶,尿都在肚子里憋着。”老疙瘩不明白这里面的蹊跷,一个劲地感叹:“杠赛咧,都比我强……”“芳子,还楞着干什么?去厨房呀。”胡四好象是在可怜我,他见不得我的尴尬模样。“四哥,算了吧,我那是说着玩儿的。”芳子的声音变得很娇柔,像融化了的雪糕。“这不资产阶级自由化吗?”胡四拉长了脸,“去去,不是为了吃你做的,杨远才不来呢。”芳子瞟我一眼,边用手绢扎头发边问:“是这样吗远哥?”我彻底装不下去了,感觉自己很无聊,我跟一个女人玩什么造型呢?我直了直身子,直接说了实话:“是这样。”我发现芳子的身子颤了一下,她似乎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,声音越发轻柔:“真高兴。”“你高兴了,我还不高兴呢,”林武好象真的嫉妒了,“鸡巴长在脸上嘛。”“你算老几?”芳子又恢复了大大咧咧的语气,“滚厨房去,帮我干活。”“杨远,”林武把嘴巴扭成了老太太的裤裆,“你要不是西门庆,割我的脑袋去。”“好啊林武,你拐着弯儿骂我呀,”芳子拧着他的耳朵往外拉,“我是潘金莲,你就是武大郎。”胡四用脚推关了门,双手托着腮帮子瞅我,眼珠子一动不动,无声地笑。我被他瞅得很不自在,他在看什么?我的脸上哪里不对劲吗?胡子没刮?还是牙没刷?难道流鼻涕了?我转回身,把脸凑到墙上的一面镜子前,没什么不正常啊,胡子铁青,牙齿洁白,半拉子光头也让我显得很精神……唉,还是不对,我的眼睛有点儿发绿,是阳光照在啤酒瓶子上的那种。小杰坏笑着扳回了我的脑袋,瞅瞅门口,小声问胡四,芳子没对象吧?胡四的嗓子眼好象被鱼刺卡着了,咳咳地笑,有啦,人家正跟林武谈恋爱呢。小杰撇了一下嘴巴,不能吧?我端相着,芳子好象对林武没那意思,林武是烟袋锅子一头热。胡四笑够了,正色道:“芳子的心里装着谁,逃不过我胡四的眼睛,杨远,等着吧,不定什么时候,你的床上就躺着她啦,哈哈。”我把心一横:“四哥,你跟我说实话,芳子跟林武到底有没有‘景’?”胡四悠然点了一根烟:“有个屁景,林武自己也泄气了,就等着你来收拾她呢,肥水不流外人田嘛。”听了这话,我的精神一振:“真的?那林武还老是‘刺挠’我?”胡四拿烟点着我的脑袋说:“膘了不是?他是个什么人物你还不知道?鸭子嘴。”我有点儿偷了人家东西的感觉,心里很空,脸也烫得厉害,支吾了两句便开始喝水,一壶滚烫的茶水不知不觉就被我喝干了,最后连茶根都倒了个满桌子。胡四把嘴巴弄得啧啧响,啧啧啧啧,我兄弟这是“旱”着了哇,茶水喝完了要吃茶壶了呢。小杰摸着我的肩膀,朗诵电影台词,面包会有的,一切都会有的。老疙瘩这才反应过来我们刚才是在做什么游戏,猛地一拍大腿:“好嘛,蝴蝶这么可怜?到现在还没混上个女人?看我的,回济南我给你划拉他十个八个的,让你趴炕上下不来。”林武端着盘子进来了,没等站稳就开始嘟囔:“我算是‘瞎’了,煮熟的鸭子飞了。”我发现他的半边脸泛着红,与那半边脸很不协调,打趣道:“让热气喷着脸了?”林武放下盘子摸了摸脸:“喷能喷出这个效果?让小逼给煽的。刚才我趁她炒菜的时候去亲她的脸,她直接给了我一巴掌。杨远,我可告诉你,有个成语叫横刀夺爱,那就是说你呢,小杰,你知道这个词吗?好好琢磨琢磨,那不是说杨远才怪。”小杰搓着头皮装糊涂:“横刀夺爱?应该是横刀立马吧……”林武靠我坐下了:“得,我认输,以后芳子归你了,好好给我养着,瘦了我割你的肉喂她。”5“呵呵,要说这人嘛,还就是得讲究个缘分。”杨远说到这里,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。“远哥,别卖关子,”我让他“挑逗”得难受,急切地问,“当天就把芳子干了?”“你以为我是你呀,”杨远蹬我一脚,口气有点傲慢,“急不得,急了就成林武了。”他说的很有道理,我看他一眼,他的脸上看不出表情,好象有什么难言之隐,让我无法再说什么。杨远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我,撇着嘴摇摇头,无聊地把脸转向了窗口。窗台上落满了黄色的树叶,被风一吹懒洋洋地扇动,像一只只打着哈欠的蛤蟆。“远哥,继续啊,”阎坤好象也在那边听,“你在那头抒发感情,我的脑子就像过他妈电影,太生动啦……你怎么有这么好的记性呢?十好几年的事情你也记得那么清楚,我真佩服你。提个建议啊,适当大点声,有些关键的事儿我没听明白。”杨远的眼睛还在盯着窗台,他的喃喃自语还不如风吹树叶的声音大:“让你听明白了?我傻呀,我说了什么你接着去告诉李俊海呀,操你娘的,你们这些杂碎,猪狗不如……总有一天我把你们全扔海里喂王八去。”“远哥,你睡觉了?怎么不说话啦?”阎坤好象趴到了窗户上,“刚才你不是说到芳子了吗?嘿嘿,告诉我,你第一次干她的时候,她是不是个‘处’的?我琢磨着不能,她跟着吴胖子打了好一阵‘溜溜’呢,备不住早让吴胖子给收拾了……”“这小子又找不自在,”杨远猛地站起来,一下子扑到窗口上,“阎八,想死是不?”“唉,又恼了,”阎坤蔫蔫地嘟囔了一句,“这叫什么脾气嘛,到死也改不了。”“阎八,我告诉你,我在这面跟兄弟聊天,想听你就乖乖地听,再插嘴我他妈……”“你他妈砸死我,嘿嘿,”阎坤的声音小了许多,“快要死的人了,还这么狂。”杨远用一个木头一样的姿势,对着墙角站了好一阵,有几片落叶飘在他的肩膀上,像小鸟的翅膀在安抚他。风好象很嫉妒,一阵一阵地往杨远的肩膀上吹,那些落叶就坚持不住了,慢悠悠飘落在他的脚下。随风涌进一股温吞吞的气味来,这股带着腐烂味道的气味,打着旋儿在号子里晃悠,空气显得愈加沉闷。站在沉闷里的杨远,像一具木乃伊,没有一丝生气。我点了一根烟,走过去给他插在嘴里,他木然地冲我一笑:“呵呵,其实缘分这东西很有意思,就像一个人在黑夜里走路,四周漆黑一团,你在心里想着,这时候如果有个人拿着手电筒来陪我一起走该有多好啊,你还没等想完呢,这个人就来了,而你以前压根就不认识这个人,他来了,陪伴你一起走了很长时间的路……这就叫缘分。有时候,缘分也可以称作报应,报应这东西就更厉害了,你躲不过去的,深夜回家的时候,兴许它就蹲在你家门口等着你呢……唉,全他妈乱喽。”我听不懂他讲的这些道理,心里老是想着他说的那个叫芳子的女人,我揣测这个女人一定很漂亮也很聪明,要不杨远是不会这么上心的。看他的表现,我发觉他跟这个叫芳子的女人肯定有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,最终伤透了心。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我一时感觉自己很好笑,什么人嘛,开始就想听人家怎么蹲的监狱,后来又想听人家怎么混的江湖,这阵子倒好,心事起人家怎么恋爱的来了,最可笑的是,我竟然最想听他把芳子搂在被窝里的那一段……我没趣地摇摇头,拉杨远坐回铺位,边给他揉着脚腕子边说:“远哥,缘分这东西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报应,我犯罪了,警察把我抓进来,这就是报应。”“对,应该抓你,”杨远吐了一个烟圈,又把它吹散了,“不抓你抓谁?闲着没个屁事儿抢什么劫?人家的钱凭什么要给你?你们这帮小混混杀一个少一个,全‘突突’了才好呢。你还别不服气,为什么我能混成大哥,你们不能?因为你们欺负的是好人,我欺负的是坏人,这就是我跟你们的本质区别!你就说阎八这个混蛋吧……”“好嘛,你吹得也太离谱了吧?”阎坤在那边大声嚷嚷,“照这么说你还是个好人了?大哥,我来问你,你在市场哄抬物价,不听你话的你就赶人家走,不走你就派人折腾人家,这是好人干的吗?还有,你倒霉的时候,敲诈国家干部,这是好人干的吗?即便有些事情你没出面,幕后操纵的总是你吧?嘁,跑监狱里装好人来了……给你留点儿面子啊,请继续演讲。”“我操,这个混蛋教训起我来了,”杨远尴尬地一笑,“不说这个了。”“远哥,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,你欺负的还真是些坏人呢。”“是吗?”杨远惨然一笑,“别捧我了,我是个什么东西,自己有数。”“远哥,听阎坤的意思,芳子还跟吴胖子纠缠过?那不是个鸡头嘛。”杨远猛地把眉头皱成了一座小山:“我告诉你啊,再这么胡说八道我抽你。”我慌忙把身子缩回去,靠在墙面上不说话了。风吹动树梢的声音越来越大,最后变成了哮喘病人的呼吸声。外面开始放茅,南走廊唧唧喳喳乱得很,有个沙哑的声音在唱歌:狱警传,似狼嚎,我迈步出监——休看我,戴铁镣挂铁链,锁住我双手和双脚,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!“远哥,听见了吗?你把兄弟在唱歌呢。”阎坤似乎很激动,大声嚷嚷。“李俊海!闭嘴!”管理员咚咚的脚步声穿过走廊。“呵呵,这小子在向我示威呢,”杨远苦笑一声,“不管他,咱们接着讲。”

  原标题:国际丨日本宣布首次成立“宇宙作战队”

,,幸运飞艇官网投注

2020-06-04 13:07admin admin 点击

Powered by 澳门游戏在线投注平台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